追蹤
不是你怪,而是世界不同於你
關於部落格
  • 575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好可怕的女人

我夢見有一位女老師 我不曉得我是不是她的學生 現實中的我確實有當才藝老師 但在夢裡我真不知道我到底是學生還是老師 因為每當我進了我的教室 準備為我的學生準備課堂教具時 這女老師就會帶他的學生近來,看來是要上課 我當時的課也要用到同一間教室 可是我又不在他那群學生當中 我總是一臉錯愕的想 "完蛋了,我是不是又糊塗記錯教室,占用人家的地方 那我的學生應該在哪裡上課呢?" 又想說 "糟了,還是我忘記今天有課要上,記成要教別人上課" 那女老師看也不看我一眼 好像我不存在似的 不是沒發現我,看來是很厭惡我才這樣 所以我也安安靜靜的滾到角落去 盡量不接觸他 但我不接觸他也不行 他會突然喊我的名字 態度極其惡劣 好像在喊畜生一樣,要我滾到他面前去 我只要一上前去,他就當他學生和我學生的面 重重責打我,他老是拿她那個伸縮傘打我 像在打仇人,又像在打野獸 又是痛打又是辱罵  完全不分青紅皂白 其實這老師帶其他人都不壞 唯獨對我極其痛恨 我用這樣的字眼是真的 不曉得為什麼 在夢裡我老覺得他有權管轄我 就好像她就是我的老師一樣 所以我也認她打,任她羞辱 每次他這樣待我,我都一直問自己 "她到底是不是我的老師,有沒有權這樣待我呢 還是我該查明她其實不是我的老師,我應該反抗他呢?" 這樣的事情我的父母全不知情 我很害怕這位女老師 他有時一副老師的模樣 但骨子裡卻是惡狠狠的怪物 他在我眼中就像惡臭一樣 有時這女老師爆怒起來 不斷的打我,邊打邊罵 她全身上下就會冒出一股惡臭 並且流出相當濃稠的黑色液體,很像腐敗的柏油 這液體裡還混有黃綠色液體,就像重症感冒的鼻涕一樣 她全身上下都充滿這樣的液體 凡被她碰到的東西都給黏住 就像黏鼠板那麼黏 但也只會碰到我,因為她變成這般恐步的模樣 是由於他太過憤怒(除了我,沒有人能令他這麼憤怒) 這時他心裡想的也只有打我 打我 打死我 而且每打我一次,她身上的怪液體就會黏在我身上發出惡臭 說到他為了什麼事情打我,可五花八門  有一次是因為美術課上,他對各組擺出的道具都十分讚賞 唯獨對我的不滿,她狠狠揍我是因為他覺得我少拿一"粒"(不是串)葡萄  另一次打我是因為她說我無禮,其實當時我跟她碰到不過三十秒有找 根本什麼事都還沒發生,我實在不曉得他憑著哪一點這樣指控我 也不曉得他從哪凹出這打我的理由 其實大多打我的理由都很莫名其妙 有的幾乎是"因為我出現在她眼前"他就揍我 之後這恐怖至極的女老師甚至權力大到 可以介入我的私生活 因為她近了我們家當起我的家教來 他依舊那樣待我、恨我 我有時想,是不是我真的如他所恨的 壞成那樣 所以我畫了一張小卡片送給他 那女老師拿到像拿到髒東西一樣 看也不看的扔旁邊 不過我妹畫給他的,只是畫在小小爛爛的紙條上 他也樂意接受,而且稱讚我妹 事實上,他待我妹挺好的 但看到我就像失控的瘋婆子一樣 有一次我鼓起勇氣跟我爸提及我的苦況 我越講越激動,之後那女老師經過時 我跑到門口指著那女老師大聲說 "我今後不上他的課了!!!!我再也不要上他的課了!!!!" 那女老師因為覺得不能再打我,拿我洩恨 就非常不滿,非常惱怒(又變成那噁心惡臭的黏膠怪物) 她對我爸指控我的不是,說我多麼惡劣 多難管教 好像他對我用心良苦,我卻頑劣不堪,令他受盡委屈一樣 邊說就邊拿傘要打我,我嚇得躲在我爸後面叫 我爸好不容易才讓這激動失控的恐怖女老師 跟我保持一點距離 其實我閒距離不夠,巴不得這女老師消失在外太空 我爸看出事情比他想像的嚴重 想弄清楚我跟那老師為什麼會相處成這樣 他請老師出去,關上房門聽我說 我就老老實實的告訴我爸 我這段日子以來所受的苦和惡待 深信我爸會救我脫離那女老師的手 並且把她趕出我們家,不讓她在出現到我面前來 可是我爸老是不聽我把話說完 他認為老師不會無緣無故惡待我 就打岔或反問我事情真如我所說得嗎 結果我說的很不順利 常常被我爸打段 搞得我很無力,很疲憊 我甚至在夢裡哀求我爸聽我說完話不要打岔 給我十分鐘申辯,但我爸總是給不到時幾秒就忍不住得打岔 所以我爸雖然知道要保護我 也知道不能再把我交給那老師 但始終不了解我的感受,不了解我所受的苦比他想像的更甚 但無所謂,只要我爸能趕走那女老師,怎樣都好 後來我爸開房門問老師說,為什麼他那麼討厭我 女老師說"我只有恨他才能記得我的先生" 原來他跟他先生離婚了,她是單親媽媽 她恨她先生卻又將他放在心上 他不認為先生會回來,但卻深信只要對我好 先生就一定永遠不回來 也深信只有惡待我,她才會在離婚的事上舒服一點 因為他認為我是另她不幸的罪魁禍首 但....我實在不知道她離婚跟我有什麼關係......= =b 我爸說他不再讓這女老師當我的家教 請她今後不必再來家裡 那女老師憤怒若狂,都已經失去權力了還想揍我 好不容易要走了又轉過頭來要打我 以為他走了他又衝出來要打我 糾纏不清,煩人至極 我在夢裡也一直怪我爸為什麼不能徹底果斷的趕走這女老師 其時我爸已經趕了,可是沒有很徹底 就是沒有卯起來用盡方法把這女老師扔出窗外 就算保護我不要被打,也只是伸手擋一下,我還是會被揍到 哀呀呀......要不是我被這女老師嚇得驚恐戰慄 我巴不得親自對付他,就是把她綁起來裝進瓶子扔進大海都行 最後,我是被那女老師伸來打我的傘下醒的 現實中的我跟夢裡一樣嚇得叫出來 因為場景同樣都在房間 我跟上帝禱告說,不管那女人是誰 求你救我脫離那恐怖的女人 不管是夢裡還事生活中,求你讓他不再出現 不要在影響我 我這樣禱告是因為 我覺得夢是將生活中的事情誇張的演出來 所以這女人可能也是我生活中的一根刺 哀,反正醒了就好 希望閉上眼以後不會在夢到 -------------------- 其時後來想想,這女人是我自己 我常常為了瑣碎的小事 嚴厲的懊悔悲嘆 我對自己"要求完美近乎苛求" 也知道自己達不到那種標準但難免失望 這樣我才知道為什麼那女老師離婚要揍我 因為那個人的事就像一根難已除去的刺,札在我身上 因為被札久了,被刺的感覺已經融入日常 甚至習以為常,所以有時也忽略這根刺 但這根刺又不時作痛,偏偏又除不掉 叫我對自己過往的錯十分不諒解 事實上我根本不想原諒自己 我常常痛斥自己以往的作為,但這樣作已經無益 這樣不斷為了無益的事痛打自己實在很累 我也多次禱告求上帝幫助我原諒自己 這恐怕是我將要耗時多年的奮鬥 寬恕很難,寬恕自己尤其困難 像我媽說的,不寬恕人是折磨自己 如果沒有分手過,我恐怕不會像現在那麼渴望獨身 恐怕我未來就要陷入婚姻的束縛中 做個女卑服侍丈夫和夫家 還好我還不用承受這種一被子的重擔就脫離男方的挾制 哀呀 真不知道經歷這根刺到底是好是壞 對於那根刺,我最近常想到以往愚昧無知的時候曾說 "不管重來幾次我都會做同樣的選擇,並且勇於一生承擔" 現在我倒說,要是重來我一定去找以前的自己 給他轟個幾十大板,揪住他的領子好好的臭罵他一頓 把她的網路線碎屍萬段,不讓他靠近電腦一步 要是敢伸手摸鍵盤,上及時通 我一定打斷她的手 簡單來說,這種讓快樂一秒痛苦一生的選擇 舊事重來百萬次我都要阻止到底! 但想這些有什麼用呢 回不到過去,改不了事實 這刺之所以能一直刺在我身上 不是因為我對那個人還有感情 我巴不得徹底抹去這個人 巴不得從未花一絲一毫的心力財力在這個人身上 這個人,這段愚蠢至集稱不上愛情的遊戲 早已是過去式 留在我身上折磨我的,不過是我的律法 其實這件事我也說過N次 我知道真理會叫人得自由 不再受任何東西管轄束縛 但願這天快點來到,請求上帝調整我的想法 讓我釋放、寬待、原諒自己 只是不要給我一個配偶 就算有一百個配偶,一萬個丈夫能為我除去身上那根刺 我也不要 除去那根刺用什麼方法都好 就是不要用男人 不要丈夫  想到那個人老早連地球上有我這人存在都忘了 現在正逍遙自在,而我卻在這裡成天奮力擺脫惡劣的過往 真不是滋味,真的很蠢,真的得不償失! 真羨慕那樣瀟灑的人 什麼事情一甩頭 就像鼻涕被扔進垃圾筒裡 一下子就忘了,儘管那事對他來說 曾信誓旦旦、天長地久、海枯石爛、是生命的泉源 下一秒也可以變成鼻涕般的存在 真是太強悍,太厲害了.......... 這是我非常需要的超能力阿~~~ 那股長期瀰漫在我頭頂的烏雲 其實應該已經散去了 我生活中應該已經沒有彌漫那20%的哀愁 取而代之的是不斷對自己的責備 哀 這挑戰總會過去的 等我再大一點,得為家裡為肚子勞苦的時候 這些無用的事情自然也會像鼻涕一樣 令我不屑一顧吧 期待那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